上初中那会儿,学校离家蛮远,我每天中午都会走路回家吃饭,再坐摩托车上学。那时候还没有禁止摩托车载客,小区门口总是停着一排长江摩托。因为这些摩托的营业方式很像的士,所以被俗称为摩的。

摩的司机里有个瘦瘦小小的人,皮肤有点黑,和别的司机街头混混般的举止不同,他的表情总是很柔和。我总是坐他的车,每天都是。大概因为很熟,他总是只收我两块,别人都收三块。

小区门口的摩的一排六七辆,我每天绕过前面那些吆喝,默默走到默默等在最后一排的他那里上车。而这时他就会很骄傲但又尽力忍住的样子,看看旁边那些抽着烟打着哈欠的同伴,脚一撑,离地出发。

可是有一天,我快迟到了,而且在常见的位置找不到他,只好随便挑了一辆车匆忙上去。司机都很脸熟,提醒我,三块哦。我哪里还有争论的功夫,只好说,行行,快走。司机点火,顺着小区门口的陡坡滑下去。他的头偏了偏,嘲笑地往一旁瞥了瞥。顺着他的目光我在角落里看到了那个柔和的人。

第二天,我照常坐了常坐的那辆车。我有些想道歉,但又不知怎么开口。毕竟我们没有过任何哪怕口头上的协议。现在想来我其实应该道歉,可是当时我没有。到学校门口,下车给钱的时候,他犹豫了一下,说三块。我也犹豫了一下,给了他三块。

从那天以后,他再没出现在我的小区门口。那时候我还在上初中,十多年过去,我再没见过这个人,可时不时,总会想起他来。按照他的年纪,可能今天还在管理不严的地方跑摩的,可能还在本地只是换了个行当,也可能去外地挣钱了。

可我当时可以做得更好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