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年

/ 0评 / 0

我和很多人一样,每当新年——无论是公历还是农历——内心都会有种“很多事重新开始”的渴望或感觉。今年的春节却并不如此。这是近几年唯一一次没吃坏肚子的春节,因为所有人都在家“避难”,不敢出门聚餐。

病毒刚开始传播时,几乎所有长辈都毫不在意,我却怕得要死,我不知道谁身上有病毒而谁身上没有。微博上炸翻天,新闻联播仍遮遮掩掩。长辈说:“国家这么多专家,哪用你操心。”长辈说:“身体差的人才会得病,我身体好。”长辈说:“政府不会不管我们,现在买不到口罩不要紧,严重了政府会发口罩的。”我逐渐不太爱与长辈争论,我以为我们在讨论问题,其实我在否定他们几十年经验的价值。是啊,每个人,总得从某种东西上获取自我认同。

我们不爱过年了,因为没有年味。当武汉的疫情严重到不得不大肆宣传以后,团拜会被禁止,走亲访友被取消,几乎所有新年习俗被简化或暂停。对了,焰火也被大多数城市禁止。几亿人陪爸妈在家宅了好几天,我却觉得这是几年来年味最浓的一个春节。当长辈们开始害怕,我反而变得淡定,如果我们做到这个程度还阻止不了疫情,那我们还能做什么呢?

开心却是不可能的事情,毕竟每天 3000+ 新增确诊,毕竟还有我认识或关心的人留在或去往湖北。等等,我还关心别人呢?我的口罩快用光啦。最后一个全新的未经重复消毒使用的 N95 我要留在去成都的火车上使用。希望这张车票不要再次被停运,希望我可以顺利办取公司的防疫通行证。

不我希望可以保持远程办公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