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时会想煮饺子汤圆。一个人在外,做起来太麻烦。买速冻版无非是到红旗连锁,或者小区门口的杂货店。经营杂货店的是位阿姨,常穿一身红色羽绒服,一张围裙,两只袖套,发束挽在脑后,眼角有纹路,眼里淡淡的光。

也许是我面相显小,也许是他们待人和善,路边的长辈似乎总乐于与我交谈。这天阿姨像每一个普通冬日那样揣着手,小步颠着脚。门房里是一阵咿咿呀呀的清唱。阿姨局促地笑:“哈哈好难听是吧,这是我们唱吧里的人唱的。”“你们也玩唱吧?”我有些惊奇,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唐突,一直以为这类APP只会是年轻人的喜好。

“是啊。”阿姨只是笑,“我现在声音还没调好,调好了一定比她唱得好。”然后弯腰打理摊上的货物,轻轻哼了两句我没听过的歌。

“您确实唱得很好听。”我说的是实话,倒不是在恭维。

“哈哈,我也是考进过青羊宫市里合唱团的人呀。”

我不知道话匣子是如何打开的。阿姨跟我讲述了她年轻时候如何爱唱歌,如何考进市里的合唱团,如何每日排练晚归,如何被家长担心,又如何被迫放弃。“那时的成都治安哪有现在这么好呀,到处都黑灯瞎火的。”阿姨只是笑,“当年我的师兄,也是常上电视的人呢。”

我说我去对面买点别的,她说好,揣着手,有些怕冷地颠着脚,轻轻哼着歌。

2 对 “杂货店”的想法;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