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度体验了一段时间ZeroNet(GitHub Repo)。如同过去喜爱BT,我毫不意外喜欢上这个基于P2P的深网。这里有类似Twitter的ZeroMe,有提供邮件服务的ZeroMail,有一大票提供各式共享服务的网站,如ZeroUp、GitCenter。令人印象深刻的有一个聊天室,叫‘东先生的聊天室’,从聊天记录来看,这个聊天室被一个叫东先生的人创建,自动托管于ZeroNet数不清的分布式节点上。聊天室持续正常工作,并会继续工作下去,每个访客都可留下自己的足迹。可东先生本人已于去年离开人世。

对于我这样的人,ZeroNet充满吸引力,但并非完美。ZeroNet推崇的是去管制的网络世界。但从技术上,它却缺乏对抗管制的手段,所谓去中心化网络,却完全依赖于中心化的tracker服务器。监管者甚至不需要针对协议封杀,只需要封禁tracker和部分公网节点的IP便可轻松让大部分用户失活。从内部环境上,也仅仅完成了初级的“去管制”。更确切地说,ZeroNet人为去掉的是既有秩序,却催生出新的秩序,而且它无力维持他想要的真正的自由。这从一个山寨Youtube的ZeroNet网站便可看出来。本来有人开发了一个视频分享网站,你可以不受限制地上传和点播任何视频。这非常好,但自然而然地,它变成了ZeroNet里众多色情网站的其中之一,以至于,如果你想上传非色情视频,反而需要思索是否合适。另一个例子是日活最大的ZeroMe,不论现实秩序如何,在ZeroMe中,形成了严重的反中特别是反中共的政治正确。在此不讨论中国如何,中共如何,但我们都知道一个很简单的道理:类似逢X必反的思考方式必然是错误的、偏颇的、极端的。

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,都会有对这个世界的不满意。但这并不意味着,这些令我们不满意的东西,都没有存在的理由。如果有这个决心和能力,我们可以试探着改进它,但突然抹去这些既有的秩序,这种行为几乎可以确定是不合理的。ZeroNet大量充斥着消极的、低价值的内容,这使它对普通使用者的吸引力大打折扣。

这就是目前我对ZeroNet的评价。一个去中心化网络的有趣尝试,作者很有想法和行动力,但思路仍未跳出传统C/S架构的条条框框,注定突破不了传统架构的桎梏。另一方面,过于激进的去管制思想,配合极低门槛的内容制造传播能力,导致内容不可避免地低俗化、同质化,并形成新的管制(政治正确)。

当然,这些仍不妨碍我喜欢它。纵它有再多缺点,目前却没有比它做得更好的。我们喜欢某人某物某事,从来只因其闪光点,而不因其完美。不是吗?


2018年10月更新

作者真的很努力,新增的trackers exchange特性效果显著。图形化的配置界面也更为完善易用。ZeroNet正在往更好的方向发展。

顺带提一嘴ZeroNet的屏蔽(拉黑)功能。ZeroNet里的屏蔽体验非常完善。当你屏蔽了某一个ID,这个ID所做的所有事情对你来讲都变成不可见状态,直观地说,他从你的世界里消失掉了。这样的特性直接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不开心与撕逼。与之相对照的是,其它中心化的网络服务(例如新浪微博),通常只能办到,让你有权限管理自己的领域里的发言行为(禁止某人评论你的微博),却无权禁止他自己发微博(当然有些人是有这个权限的)。如果他同时也拉黑了你,这使得你们无法互相评论,却能看见对方的发言,于是有时便演化成各自发文隔空对骂……这显然体现了传统拉黑机制的短板。

我猜这体现了ZeroNet的某种哲学:

我们无权禁止他人讲话,但我们有权不听。

这似乎很具有感染力。但是,这里当然有一个但是,很显然的,这也许会助长偏见。现代资讯精准投放多因造成视野的狭隘而为人诟病,ZeroNet的拉黑机制比精准投放更为激进,他直接让你以为不同的声音不存在。很有趣的是,如果是一个新来者加入ZeroMe,他偶尔会见到这样的状况:持完全相反意见的两帮人各自发帖和评论,却相安无事。他也许还以为ZeroNet是超高素质者组成的社区吧——但事实也许是,他们并不知道对方刚才说了什么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